25/06/2015

香港小童群益會學前教育及服務-對免費幼稚園教育委員會報告意見書 致:立法會研究落實免費幼稚園教育小組委員會

就免費幼稚園教育委員會於2015年5月28日發表的報告,本會有以下意見:

1. 幼稚園的多元模式

從報告引用的統計數字可見,全港有80%幼稚園辦有全日班,以現時高入學率及輪候情況反映,本地家庭確實在全日班學額上有很大的需求。既然如此,委員會在策劃幼稚園未來發展時,應確保為半日 / 全日/ 長全日制的幼稚園,分別提供足夠的學額和資源,讓三個不同學制的幼稚園,不會因為機制上的不公平,引致資源上的差距,最終使家長缺少選擇。

2. 2-3歲幼兒家長學費急升

委員會建議加強師生人手比例及提升教學人員的薪酬,這無疑對3-6歲學童有實際裨益,但因
為免費幼稚園教育並未涵蓋2-3歲幼兒,在水漲船高的相互影響下,2-3歲幼兒家長的學費自
然急升,本會初步計算增幅可能高於現有水平的8%或以上,對於沒有獲得任何資助的中產家庭而言,實在是非常不合理的。

3. 教師專業發展

委員會主要參考中、小學界別的架構,作為制定幼稚園教師專業能力理念架構、校長課程結構、校長認證等專業發展的準則。委員會並且要求老師及校長在3年內有150小時在職培訓,但幼稚園團隊普遍不足20人,人力架構遠比中、小學薄弱,除校長以外,所有教學人員均計入師生比例,沒有空堂。但建議中沒有提出支援幼稚園專業培訓的措施,在欠缺妥善配套下,幼稚園要承擔人力資源不足的矛盾,這實在是妄顧教師身心健康及教顧的質素。

另方面,委員會建議政府應致力將幼稚園教師的入職資歷要求提升至學位水平,這是一個好的建議,但同時需有決心訂定學位化的發展時間表和路線圖,同時訂立學位幼師薪級才可以。

4. 人力需求問題

委員會主要以學生人數界定學校的規模,並決定教職員人手數量及編制。然而,單一以學生人數考慮人力編制,是漠視學校管理及運作的基本條件,也忽視不同模式服務的特性和需要。歷史使然,長全日幼兒學校平均學額為每校100名,當中還包括2-3歲,如計算名額時扣除2-3歲學額,則使長全日制學校更形小校,永遠只有3/4的資源。這不但令長全日制教師失去晉升及專業發展機會,更會引發長全日幼師嚴重流失的局面。

本會不明白為何全日制學校需要的校工比例與半日制學校相同,全日制校工工作更需要包括每天開床、配合不同日程活動搬動課室傢俱、加強衛生防疫等繁重工作,相對較半日制學校校工繁重。若以公平為原則,委員會建議半日制比例為約50-60名學生設有1名校工,則全日制學校應該約25-30名學生設有1.5名校工的比例。

5. 撥款安排

根據資助模式建議,在沒有強制性的薪級表情況下,學校以薪酬的參考範圍釐定教職員薪點,雖美其名有靈活性,但長全日制幼兒學校屬於小校,與大校相比的資源少了很多,這種不公平的現象會加劇各個職位的流失,導致小校人手不穩,這實在不利兒童的學習和發展。

委員會建議的撥款機制類似社福界一直為人垢病的一筆過撥款,自然製造很多同工不同酬、員工分化及規模較少學校資源不足的問題,委員會在相對更小規模的幼稚園實施撥款制度,等同將這些問題引入幼稚園,情況將會非常嚴峻。

6. 照顧多元學習需要幼童

委員會建議幼稚園取錄了8名或以上的非華語學童,可獲提供額外一名幼稚園教師的資源,是一個好的建議。但本會同時建議委員會應向取錄了6名或以上有特殊需要的學童之幼稚園,提供額外幼稚園教師的資源,加強支援學童學習和支援家長,包括觀察/記錄學童日常表現、協助學童適應主流課程、提供個別化訓練、加強朋輩互動和提供家居訓練建議等。

委員會沒有回應業界對提供駐校社工的需要,包括支援家長、學童和教師等,這是十分可惜的。事實上,眾多辦學團體已多年前試行幼稚園駐校社工,並從實證數據顯示有非常理想的服務成效,期望委員會會為幼稚園增撥資源,提供駐校社工/輔導人員。

7. 學校管治和問責

整本報告書十分強調幼稚園的彈性及營運自主,認為將有助幼稚園教育保持其多元、靈活性及活力,也基於此原因不採用津貼中小學的模式去落實免費幼稚園教育。可是報告書卻建議政府為未來的免費幼稚園教育政策編訂綜合行政指引及營運手冊,涵蓋差不多所有營運範疇,這個做法是本末倒置,有違委員會最初的原意,令學校的自主空間和彈性受到極大掣肘。

8. 家長教育和學校合作

幼稚園及幼兒學校最能直接接觸家長,建議應增撥資源,以進行家長教育及推動家長參與。報告書中所提出的各項建議,並未有設定所配套的人手或資源,亦未有考慮增設學校社工服務,以支援有需要的家庭,實在十分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