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1/2015

香港小童群益會 2015-16施政報告意見書

幼兒教育

自研究落實免費幼稚園教育小組委員會成立以來,幼兒教育界不斷提出免費幼稚園教育應該涵蓋現時所有模式,即包括半日、全日、長全日制。施政報告提出的免費幼兒教育卻只包含半日制幼稚園,全日和長全日制再次被視為「額外」服務,只有特別需要的家庭才可以得到有關服務。

長全日制能夠有充足的時間為幼兒提供教學和生活訓練上的培育,作為全人發展的培育,能夠為雙職家長提供支援,讓孩子不會因為家庭狀況而得不到適當的照顧和教育。 現時長全日制幼兒教育佔全港幼稚園的三成,顯示社會上對這類幼稚園有需求。在人口政策下,政府鼓勵婦女就業,增加勞動力,未來可能有更多家庭,不論基層或中產家庭,都需要這類幼兒教育。政府應該正視全日制幼稚園的需求,定期評估,使其穩定發展,而不是視長全日制為額外的幼兒教育服務。

幼兒教育委員會指出幼兒教育原則包括獨特、平等、優質、多元、持續。本會呼籲政府考慮實施全面的免費幼稚園教育,包括全日制,以維持多元性,使多元的幼兒教育得以持續發展,讓不同需要的家庭都能選擇到合適的服務。

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

對於施政報告提出的對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的支援,本會表示歡迎,包括邀請「關愛基金」考慮向收錄較多有特殊教育及經濟需要學生的普通學校提供現金津貼,增加一名專責老師,相信能有助學校統籌教學和支援服務的推行,及更善用不同的校內和社區資源,但需確保有關老師有足夠的專業知識去推動支援工作。 另外,我們亦支持利用「獎券基金」推行試驗計劃,邀請學前康復服務營運者提供到校康復服務,讓就讀於幼稚園或幼稚園暨幼兒中心有特殊需要的兒童盡早受惠。 我們認為到校康復服務應該包括教育心理學家、語言治療師、職業治療師、臨床心理學家及社工,讓就讀於幼稚園或幼稚園暨幼兒中心有特殊需要的兒童得到全面的支援。這個專業團隊式的支援對中小學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亦非常重要。

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家長在照顧子女方面亦面對很大壓力,很多時候其中一個家長需要全職照顧孩子,特別是孩子年幼時,失去工作,經濟上的支出卻可能因為治療和培訓等而增加,加上教養上的壓力,會影響夫妻關係,有些家長更患有抑鬱症。現時津助家長╱親屬資源中心只有12間,只是在這些中心增加社工人手並不足夠。整個特殊教育學生的支援應採取「家庭、學校、社區協作策略」,讓家庭參與整個支援計劃的設計,使服務切合學生及家庭需要,並有效利用社區資源,協助學校進行支援,並讓學生和其家庭在校外得到社區的持續支持。政府應該推動連結社區資源,支持各區青少年綜合服務中心,發揮「家庭、學校、社區協作策略」,為有特殊教育需要的學生的家庭提供及早介入的支援服務,去提升家長照顧和訓練有特殊需要子女的能力,並促進兒童在共融的社區環境下健康成長和建立正面的家庭關係。

少數族裔兒童

本會歡迎政府持續提升少數族裔兒童及青少年的服務。根據2011年人口普查,約有10.5%少數族裔幼兒沒有接受學前教育。 經濟問題和不了解香港教育制度都是阻礙他們接受學前教育服務的原因。 語言上的問題,亦阻礙了幼稚園為孩子提供合適的教育,學校與家長的溝通亦有困難。政府應藉著免費幼兒教育的研究工作,關注和支援這些兒童和家庭的特殊學前教育需要,使他們可從小打好中文基礎及融入社區,避免日後中小學學習生活上的出現更大的適應困難。

兒童居住環境

根據香港大學政策廿一的《香港-分間樓宇單位的調查》,現時居住在分間樓宇單位(俗稱「劏房」)估算人數有十七萬一千三百人,當中12%,即超過二萬人為年齡介乎零至十四歲的兒童。 這些兒童處於空間不足、環境差、私隱度低的居所,面對不少環境和人身安全上的問題。施政報告提及取締工業大廈內的劏房和加強執法處理涉及樓宇和消防安全的違法情況。取締工業大廈內的劏房會將這些家庭推向私人樓宇市場,重新住在另一個劏房,不能解決這些家庭面對的住屋困難。本會期望政府在處理劏房問題時,能夠優先考慮到兒童的人身安全和成長發展需要,設立機制讓有兒童的劏房戶優先分配公屋,而對未合資格的劏房戶,則提供合適的支援,以確保正處於身心發展關鍵時期的兒童,能夠得到安全穩定的生活環境。

為基層學童設立課外活動資助津貼

對於基層學童的學習需要,政府需要整體檢視現存福利制度對學習的支援,本會建議現時綜援有關學習津貼宜改為「實報實銷」的申領資助,以減輕家長每年需緊縮其他開支以補貼有關的差額,另為基層的學童(包括:綜援、學資處全津學生及其他基層兒童) ,提供每年定額及專款專項以資助參與課外活動。

青少年發展

施政報告建議成立3億元的「青年發展基金」,資助現有計劃未能涵蓋的創新青年發展活動,包括以資金配對的形式,支持非政府機構協助青年人創業。除缺乏營運經驗外,如其他經濟條件未能配合,如高昂的租金、缺乏銷售的渠道及持續營運的環境,恐怕有關「青年發展基金」只能夠提供青少年短期創業體驗而未能達致長期維持業務的成果。故此,政府可積極協助青年創業者尋覓開業地點,如透過活化工廈,另外協助創業者拓展銷售渠道,如鼓勵政府、慈善或商業機構使用有關創業者之服務或產品等,去為青年創業者提供一定過渡性支持。

現時學歷與職位存在若干程度的錯配問題,往往令到缺乏工作經驗的專上學歷如副學士青少年未能學以致用找到合適工作崗位。除了鼓勵創業外,本會建議加強青少年在接受專上教育時參與工作「見習」的名額及機會,讓他們增加對職場的認識及經驗,有利他們畢業後可以獲得合適的工作崗位。對於一些成績稍遜未能升學的高中生如特殊學習需要學生,「見習」訓練的機會亦有助他們從學校過渡至職場或職業訓練。

青少年公民參與

今年是香港政治制度踏入關鍵發展的一年,可惜社會卻瀰漫充斥著嚴重對立甚至敵對的意見和立場,更陷入停滯不前解決渺茫的處境。在近幾個月有關討論和社會行動中,很多青少年人包括大、中學生積極參與,是完全可以理解的,顯示他們對香港社會發展的熱切關心,亦是他們公民參與權利的體現,更是培育他們公民素質能力的良好機會。對處於所謂「後物質」「後現代」意識形態的青少年新一代來說,可能由於他們對民主、人權、自由、自主、平等、公義及

參與的價值觀念更重視,因此,他們對香港本土「一制」的核心價值更為珍視,因而對「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更為堅持,但這並不代表新一代廣泛存在一種抗拒「中國」甚或「港獨」的意識。政府及社會要加強或改善「青年工作」,不宜只集中在促進他們生涯發展、創業、社會流動及住房需要等「物質」需要上,更要針對他們的「後物質」、「後現代」需要和特徵,去調整或改革相關的政策措施,讓他們有真正參與的平台機會,意見心聲得到尊重,在制定政策時備受充分考慮,對政策的決定發揮適當的影響力。「經濟發展」對新一代青少年不是至高無上的「硬道理」,他們對香港以至中國的未來發展或有另一層次的盼望和願景。作為成年人「主事者」,政府和有關社會人士宜更敏鋭地覺察世代的轉變和差異,政府宜改革青年公民參與政策,改善青少年的政策諮詢參與機制。「兩代」開放和平等的對話溝通,更是當前的必需。

2015年1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