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5/2015

香港小童群益會 關於處理涉及兒童及青少年的家庭暴力及性暴力個案意見書

香港小童群益會關注兒童的身心健康發展,重視兒童為本及其福祉的保護,為受虐兒童及其家庭提供支援、輔導及專業治療服務,協助兒童走過創傷,健康成長。就前線服務經驗,本會對涉及兒童及青少年的家庭暴力中被虐或目睹家暴的兒童及青少年的跟進服務方面有以下意見及建議:

以兒童最佳利益為本及提供支援

現時社會福利署保護家庭及兒童服務課(服務課) 為受虐兒童提供評估及支援,「處理虐待兒童個案程序處理指引」指出須以兒童的最佳利益為原則支援兒童。家庭暴力中,兒童可以是直接受害人,身體和精神上受到傷害,亦可以是間接的受害人,因目睹家暴而承受創傷,因此,這些受害兒童,亟需要具兒童為本理念導向敏銳的專業前線工作人員,協助他們過渡危機。現時,前線社工在評估該名兒童是否需要開啟個案處理機制時,往往以人身安全為考慮,使不少精神上受虐或目睹家暴兒童因沒有可見的傷勢而獲得較少關注。2010年中央政策組的一項本港受虐兒童研究顯示2001-2010年間的受虐兒童個案中有超過4500人只出現在醫院管理局的系統中,並因種種原因未出現在社會福利署的系統中,當中包括未被確立開啟個案的可能性。支援方面,服務課及綜合家庭服務中心社工基於繁重的工作量及兼顧整體家庭的需要,對支援兒童尤其心理需要影響層面較少關注。兒童受害人因為年少或受創而未能清楚表達自己的處境和需要,更使有需要的兒童未能得到適切的輔導支援。此外,保護家庭及兒童服務課及綜合家庭服務中心,在資源限制情況下,兒童需輪候較長時間以得到專業心理治療服務。政府有需要檢視現時相關人力資源是否足夠,以致影響前線同工作出支援,並以兒童為本改善服務。

關顧兒童長遠健康發展,建立系統服務

在家庭暴力中被虐或目睹家暴的兒童及青少年需要及早支援,本會的心理創傷治療服務接獲不少個案,顯示在缺乏及早和適切的支援和治療的情況下,兒童在事件過後或成長後可能因為逃避創傷感受或自我保護,出現成長困難,情緒問題及自我傷害的情況,透過轉介的兒童個案,在深入輔導後,往往發現有家庭暴力的事件經歷而受傷害。2010年中

央政策組的研究亦顯示受虐兒童的企圖自殺、精神健康和先天性畸型/染色體異常的健康問題比率皆比香港一般兒童為高。本會期望社會福利署在兒童為本,以兒童最佳利益的理念下,能夠在關注兒童及其家庭的人身安全和即時福利需要外,亦以兒童長遠心理健康成長為前提、預防內化創傷經歷的角度檢視現時的支援服務。參照外國經驗社區就兒童保護範嚋建立全面的兒童心理創傷評估工具和介入向度與方法,評估社會工作者及不同專業治療人員的角色和人力資源需求、建立有系統的兒童支援服務機制。

增加學校社工人手為兒童提供深入支援

除了家庭,學校是兒童和青少年逗留最長時間的地方,學校社工在識別在家庭暴力中被虐或目睹家暴的兒童及青少年上擔當重要角色。隨著越來越多成長和發展的計劃在學校推行,社工花了大量時間組織和帶領活動,支援老師處理不同類型的學生問題等。在繁重的工作壓力下,遇上學生有複雜的問題如家庭暴力等,學校社工更是百上加斤,更遑論主動識別有需要但未有主動求助的學生。本會期望當局能夠檢視及檢討現時學校社工的人手編制及工作量,個案趨勢,作出適當改變,使前線社工能夠有更多空間針對問題趨勢,主動及深入支援有需要的兒童。

加強公眾、老師及社工就任何形式暴力零度容忍及心理創傷的敏感度,以識別及支援受創兒童

上文提及成人往往因為兒童及青少年出現成長困難,情緒問題及自我傷害的情況,轉介兒童接受本會的創傷治療。本會的兒童之家中亦有兒童因這些表面行為而發現曾經經歷或目睹家庭暴力。這些兒童有些完全未接受過任何評估和支援服務,可見受家庭暴力影響的兒童數目並不止於警方或社會福利署提供的數字。及早介入實有賴成人、老師、社工等對兒童和青少年是否遭受或經歷家暴、其他虐待事件的敏感度,在解讀兒童和青少年的不當行為時,切勿先入為主只以「曳」來解釋,應先了解孩子不當行為背後的原因,在有需要時轉介相關支援服務。這些都需要政府加強對老師和社工等的培訓,並加強公眾教育,提昇社會人仕對受家庭暴力及性暴力兒童及青少年的關注及支援。

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一日